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空间 > 临终知识
心理辅导

心理辅导之库伯勒的五阶段论

第一阶段:否认与隔绝

患者的第一反应往往是:“不,不是我,这绝不可能。”

如果病人在没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由不熟悉他或者不考虑他的接受能力、而只想赶紧完事的人突然宣告病情,那么他在无情的诊断面前更容易心急如焚地抱持否认态度。

病人受到突如其来的消息打击后,“否认”可以成为缓冲器,帮助他重拾自我,并随着时间激发出其他的、稍平和一些的心理防御机制。

当然,这并不代表过后病人就能乐意甚至愉快地与他人轻松地谈论即将来临的死亡。

此类对话必须在事宜的时间,在病人准备好直面死亡的时候进行,在病人无法继续正视现实而再次否认病情时结束。


第二阶段:愤怒

当最初的否认无济于事,愤怒、狂躁、嫉妒和怨恨之情便开始出现。这时候,病人会自然地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是我?”

这个时期的病人对来探望他的家属夜没有一点好声气,也不欢迎他们,见面成了一种痛苦。家属们于是要么满脸愁容、眼泪汪汪,要么满腹愧疚、不断自责,又或者尽可能不来探视。这些只能使病人更加的感到愤怒和不安。

问题出在很少有人能设身处地从病人角度出发,去想想这种愤怒的根源。“多么希望能跳出躯壳去做些事情,好证明自己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呐!”

病人这时会高声叫喊、大声提出要求、发出抱怨,并要求别人不能忘记他。“别忘了,我还活着。你能听到我的声音,我还没死呢!“

“面对病人合情合理或不近情理的愤怒情绪时,我们的宽容有多么重要!”面对愤怒,可以采取避让的方式,或是缩短探视的时间和频率,否则就会为了替自己辩护而陷入无所谓的争执,全然不知这些问题根本无关紧要。

我们需要让病人知道他仍然是一个有用的人,有人关心,还能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发挥作用,他不必大发脾气就能得到听众,也不用老是按铃就能迎来访客,因为去看他是一种乐趣而不是义务。

我们必须学会聆听病人的述说,有时甚至接受他们不近情理的愤怒。要知道,只有把这种情绪宣泄出来,病人才能更好的面对自身的终结,我们只有战胜自身对死亡的恐惧,放弃消极的想法,警惕自我防御心理,才能更好的照顾那些病人。

第三阶段:交涉

交涉或讨价还价,虽然鲜为人知,每次持续时间也不长,但对病人来说同样起到帮助作用。

可能通过一种“表现良好”的褒奖,比如,对医生或各种可延长生存的偏方言听必行,争取成为模范病人;也可能是一个自我设定的最后期限,比如,最后一次演出、孩子的婚礼、某人的生日。

这样的讨价还价其实是为了“拖延生存时间”。每个病人对自己都信誓旦旦作出承诺,一旦愿望实现了便不再过分奢求生命长度。但是,没有一个病人真的“实践承诺”,当愿望实现后,会继续产生下一个。

在西方,大多数病人讨价还价的对象都是上帝;在东方,还有佛陀和菩萨。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讨价还价的对象往往是医生和家人。

另外,很多病人还会愿意把身体的一部分或是整个身体“贡献给科学”,隐藏语是:如果医生将科学用于延续他们的生命的话。

第四阶段:抑郁

当晚期病人被迫接受越来越多的手术和住院治疗,出现越来越多的征兆、变得越来越虚弱、日益憔悴的时候,他再也无法否认自己的病情,也不能一笑了之,更无法做到置身事外、无动于衷,也无力再疾言厉色、怨气冲天时,取而代之的将是一种强烈的失落感。

同时,病人还会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流逝,长期的治疗会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他们再也无力送孩子读书,家人照顾疲累没有休息,孩子也得不到自己的关心,也可能无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失去工作,失去房子,这些都会使病人感到更加的伤心和内疚。

这种失落和沮丧是必要的,这点需要病人的亲人、朋友们理解和知道。病人只有经历过痛苦和紧张才能从容地面对死亡,这个过程能帮助病人在平静中迎接死亡的来临。如果病人的家人能理解这点,那么病人也能消除很大一部分不必要的痛苦。

在这里,我们要了解抑郁有两种状态,前面说到的这些都称为“反应性抑郁”。还有一种是病人在等待与这个世界永别的过程中产生的悲伤,我们称为“准备性抑郁”。最大的区别点是,“准备性抑郁”并非源于过往的损失,而是由于想到了未来的失落。

处于“反应性抑郁”情绪中的病人有较强的交流需要,与他们打交道的人需要热情和适当的方法。这种办法在帮助消除这种抑郁情绪时十分奏效。如果我们能让他尽情地表达他的悲伤,他就能更容易接受死亡,也会感激那些静静地坐在他身边而不是喋喋不休地让他放松的人。

“准备性抑郁”抑郁情绪往往表现得非常安静,不像第一种。这时,不需要、或是极少需要语言,更需要心灵的交流。手与手轻轻碰触、温柔地梳理病人的头发或是默默地坐在病人的身边,都能更好的帮助病人排解忧愁。此时,病人需要的可能仅仅是一份宽慰。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开始专注于身后而不是身前的世界。这个时候,旁人过多的探望以及试图调动他的情绪的做法都只会扰乱他的心绪。

另外,病人都很讨厌那些“喋喋不休地让他放松”的探访者,只是不会直接说出来。通常面对忧郁的人,探访者们第一反应往往是试图让病人高兴起来,劝慰他不要总看事物的阴暗面,不要失去希望;鼓励他多从好的方面想想,多看看生活光明的,积极的,绚丽多彩的一面。其实,这多半是出于探访者们自身的需要,因为探访者们无法忍受长时间面对一张拉长的脸。

如果我们发现了这些,并妥善去解决,病人的情绪会得到很好的改善。


第五阶段:接受

如果一个病人有足够的时间(即不是猝死),并且在前面那些阶段中已经得到了一定的帮助,那么他最终将会进入一个对其“命运”既不感到沮丧也不感到愤怒的阶段。

那时,他已经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感受,表达出对活着的人、健康的人以及所有不必那么早面对死亡的人的妒忌和愤怒。他已经对自己即将失去的众多精彩的事物进行了哀悼,并开始默默地守候离去的那一刻。

病人将会感到非常疲惫,而且一般说来还会十分虚弱,将常常需要借助药物进入短暂的睡眠。

在这一阶段,病人睡觉的理由已经变得和婴儿一样单纯,只是婴儿睡觉的时间越来越短,而病人的睡眠却是越来越长。

在这一阶段,病人的家属、而不是病人自己,往往需要更多帮助、理解和支持。此时,病人已经找到了安宁,对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兴趣。他希望单独呆着,或者至少不想被外面发生的事故和问题所打扰。

对病人来说,一次握手,一个眼神,或者只是静静地靠着枕头上,比许多“吵吵闹闹“的话语都更有意义。让病人知道,虽然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但并没有将他遗忘。病人可能只用一个手势以表示请我们稍坐片刻,握住我们的手,静静的坐一会。

有些病人会抗争到最后一刻,总是满怀希望,几乎不可能进入到接受的阶段。终有一天,他们会说:“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等到那一天,他们放弃了抗争,于是抗争就结束了。

病人的亲属和医护人员可能会认为这些病人非常坚强,永不服输,也可能会鼓励他勇敢地抗争到底,甚至可能会告诉病人,接受命运将被视作懦弱的放弃,更糟的是,还有人甚至会将之说成是对家庭的背弃。

但是,对于病人而言,越是试图逃避无法逃避的结果,越是否认现实,就越难平静而体面地进入最后的接受阶段。

我们发现,如果有人能鼓励病人把心中的怒气发泄出来、提前把悲伤哭出来、或者静静坐着的听他们讲述内心的恐惧和幻想,那么病人就能更好地度过最后的日子。我们应该清楚地了解,这是病人达到接受阶段的重要的先决条件。

在此之后,病人将逐渐进入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双向的交流最终将不可能再进行。